温故2016 江湖子弟江湖老

又老了一岁啦,和小倩絮絮叨叨中就度过了这一年,虽然有不少遗憾,总体来说还是满意,翻看自己过去的ello,那些温暖的、肆意的、孤独的、悲恸的岁月,字里行间中那曾经的我,一点点勾勒出现在的我,阳光洒在这个冰冷的城市,咖啡味弥漫在键盘上,心绪一点点在指尖满开,耳机里的歌声飘摇,今日晨光依旧好,可惜江湖少年江湖老。

今年去了很多地方,用脚丈量世界,北上北京,东出上海,南至香港,西回成都,以武汉画圆,可以描绘出很多岁月年华,回忆中点点滴滴是朦胧的背影,凝固的笑颜,记录的瞬间都渲染在笔尖,又斩断在昨天,一边走一边忘记,那些说过的话,唱过的歌和冷暖自知的沉默,都成为那个抓不住的少年,回头欲言又止的眼眸,然后继续奔跑向前。

不是不愿回头,而是不可以停留。

有过浪漫。谁谁带你去景山公园看日出,紫禁城的威严映入眼前,带你去深巷里的四合院吃烤鸭,最后在什刹海边分别,真是此间的少年,在那睡不着的后海边。

有过难受。广州在25楼坏了电梯的青年旅社里发烧,天昏地暗,给谁打电话,说一些不明不白的话。总以为自己年轻抓紧做错的事情,肆意地消费青春,高傲不愿低头。

有过奇迹。下雪的南方,广州塔在远处隐隐约约,五光十色的花城汇,记忆中的画面美好得不真实,青春又醉倒在,籍籍无名的怀,靠嬉笑来虚度,聚散总是慷慨。

有过选择。很多的路,很多的可能,一旦做出了选择,代价是错过风景,不能回头。那些发出去后没有回复的邮件,那些斟酌许久还是说出口的道歉,那些在压力下放弃的地位和荣誉,披荆斩棘,没有退路。

有过迷茫。和Soli总在深夜聊天,说一些“都不知道自己下一任是男是女”这样乱七八糟的情绪;也和小倩聊错过的青春、有过的彷徨、得到和失去、自卑和骄傲,胡诌了很多时光,描绘了很多未来,许下了会实现或者不会实现的愿望。

有过狂喜。收到录取的邮件,北上住在清华园,骑车去漂亮的红楼上课,可以摸一整天的po,晚上就在大学城乱逛,在鼓楼里看城市白鸽飞翔,在地坛一起坐在沿边的少年,一路昂头的青春,数不尽夜的星辰。

有过失望。今年最大的遗憾是英语没过,付出了很多时间了经历,最后都变成了浪费,想起来都很痛苦,痛苦之后是可惜,觉得是一件很多年后想起来会觉得很后悔的事情,但是也已经算是尽力而为,你要如何原谅彼时此时的愚蠢。如何原谅奋力过但无声。

有过热血。居然还在看《九州》,还是那个看到铁甲依然在就会下楼跑三圈才能冷静的人。初中开始看江南,跌跌撞撞这么多年,他都长大了,反而是我还困在原地。过生的时候小倩送了我新版《上海堡垒》,林澜和路依依,那个拿着购物袋孤零零地站在南京西路上看着汽车开走的女孩,其实也有一缕蜷曲的头发。

有过难受。有没有人在乎我枯萎,我又如何装作无所谓。听一些嘈杂的歌,坐在20楼的窗前回想过去十八年的种种,不甘心也好,不开心也好,爸爸跟我说你不想回来的话暑假就不要回来了,于是暑假就真的只待了三天,以至于再次在武汉看见他的时候才恍惚已经有十个月不曾见面了,有些事情是不可以理解的,但是总要试着理解这种不可理解,父母都老了,总得有一天是我看你的背影。

有过刺激。深夜凌晨在酒吧吃一盘又一盘的薯条,看群魔乱舞,妖都广州,是那个冬天仍然穿着旗袍露着膀子的大美人,始终妩媚。吃完一个人打车回去,紧紧握着手机,在高楼大厦中间穿梭向前。城市慷慨亮整夜光,如同少年不惧岁月长。

有过冲动。南下改签去上海,又临时起意去苏州,护城河上灯光闪烁了整个七里山塘,沧浪亭层层叠叠藏不住的是谁的风华流年,也在金融中心看整个上海,夕阳暗淡下去后,城市就亮起来,眼里停泊着万家灯火,嘴唇艳不过酉时日落 。

有过约定。去珠海晚上在她的校园游荡,也一起在武汉过中秋,没做任何的攻略,孤身一人启程去找你,除你之外我对眼前的城市一无所知,但是我无所畏惧。在一起看多年前欠下的《七月与安生》,长江大桥片人声鼎沸中自寻一处寂静,单身狗和恋爱狗看的是同一轮月亮。

有过安静。天际100上看整个不夜城,黄大仙面前许下心愿,太平山顶风中的傻姑娘们,没有啤酒的尖沙咀,你方唱罢我登场,人来人往。硕大的城市,被时光辜负的人,不止我一个。

有过温暖。吃最好吃的蛋挞,走在拥挤的小巷,看迪斯尼的烟火,逛威尼斯的纸醉金迷。晚上十点圳哥从家里跑出来带我玩,看这座冰冷又温暖的城市。在下雪的时节乘动车逃往南方,仿佛是破开迷雾,躲避那些繁琐的过往。走在中心书城的平台上,哼着小众歌曲不理乱的思绪,想着以后来这里定居,南方的阳光和潮湿一起洒下,还能吃数不尽的早茶。

有过快乐。还是和那群通过一个游戏联系在一起的人结成一张网,认识了很多有趣的大家,也让我每次踏出的旅途都不再孤单,超厉害的肥猫,文艺的半壶,可爱的舌头,圆圆的球总,超萌的车车,棒棒的疼疼酱,二傻的二七,美丽的凯丽,偶像小lumi,女装的连你爸,思思的狍子,豆花,灰熊,菊妹,葵丝,玉兰,绵绵,老蒙,等等等等,都是最好最棒的你们,约饭吐槽聊女装聊未来,陪我走过大学岁月。

有过变化。头发剪了又长长,穿一些风格各异的衣服,已经不是一年前的模样。但是终究还是那永远的童真,赤子的期待,以及孤芳自赏的无奈。总想要变得强大一点,来掩饰藏着的自己;想漂亮一点,可以化很好看的妆,站在大家羡慕的位置,看台下的芸芸众生;也想有钱一点,可以有更多的选择,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有过缘份。南下广州跨专业考研去读新闻系在《南方周末》实习的女孩,在公众号里面写一些零碎的文字;和身在台湾的姑娘遥遥在ello上互相看各自藏藏匿匿的心绪;在锦里偶遇一个美本毕业的北京男孩,谈笑间一起做完一个任务然后扬镳,也没留下只言片语;清华里那个拉着我去理学院躲暴风的少年,塞给我一支笔在老图的隐蔽处写愿望,在荷塘边靠近,又在无数等不到回答的问号中决然离开。去了很多地方,遇见很多人,但是总得说再见,你要如何离别仍须游荡的旅人,要如何让缘份就是缘份。如果有一天我再次想起你,我会问你早安,午安,晚安。

一年前给自己留下的两个愿望,成绩好了,奖学金拿的却很少;青春痘最近也长了不少,还是那个高中不敢抬头的女孩。

但是转眼已经十九岁了。

常常和小倩在一起说以后的时光,说钱,说学习,说感情,说来说去,还是一片未知数,我知道我未来的路,什么时候该怎么走,一步一步,按部就班,走向一个我想要的未来。

“但是你又怎么确定这个就是最好的未来呢?”小倩在电话那头问我。

我无法回答。战战兢兢也好,如履薄冰也好,小心翼翼藏着自己的心意,又在暗中较劲努力,我无法想象如果我没有走上这条路会是什么样子,就像高考出成绩的那个夜晚在床上大哭的我,那狰狞的面孔,抽搐的心情,一点一滴,历历在目。你天衣无缝的潇洒,心底的害怕,细心隐藏的悲哀,慢慢渗出了苍白。

但是依旧很开心这一年让我做出了选择,能够对自己有更深的了解,对人生有一些规划,对未来怀有期待。真的很荣幸能够见证自己的改变,少女也留长头发露出天鹅的脖颈,踩在高跟鞋上就像踩着梦想。

乱七八糟写到了现在,我居然把温故写成了流水账,好失败啊,零零碎碎的东西攒够了一年才发现竟然经历过那么多,还是写点祝愿的话吧:希望英语好起来,希望成绩也保持着,希望遇见更多有趣的人,希望能把脚步印满世界,希望还希望写温故2017的时候就不在武汉了。

大概就是这样,祝来年运气好一些(≧∇≦)
因为不想结婚,所以现在的我还要再努力一点才行呀~!

诸位新年快乐呀(比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