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方

平安夜晚上在外面吃饭,走进来一对情侣,乍一看把男方认成了以前的男朋友,愣愣地盯着他看,他也看着我。他女朋友在旁边说话,但是他就安静地看着我,我马上发现是自己看错了,撇开了目光,但是却一直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,心跳地极快。

一年前我们圣诞节一起吃饭,一年后我们各自带着各自的新朋友,恍然相见,几乎是落荒而逃。

我想起游荡以前写过的那个小酒馆的那个女生,大概是一样的感觉,可惜博客关了,翻了半天ello没有翻到,倒是看了很多以前的内容,真是感慨。

乐乐找我闺蜜聊感情问题,对我的评价是这样:就是,这个家伙啊,最开始是好基友的时候感觉是一个挺跳挺逗的小丫头,没在一起之前会说一些不明不白的话,在一起之后又傲娇的不行,看ello又是一个细腻矫情的小女生,翻脸的时候又是冷漠绝情的不行,有时候又觉得是挺倔的一个孩子,蔫了的时候又挺让人怜惜的,感觉相熟都快一年多了,虽然自己之前也有看男人来自火星,女人来自金星啦之类的两性关系的小说,帮别人解决过一些情感问题咯,但还是没有弄明白她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小家伙呦,就是感觉比别人难以搞懂多了。

小倩跟我说,我知道答案,但是我不会给他说。

我说,我以为他一直都是清楚的。

好烦啊如果我把这一篇发ello被他看到的话我该怎么解释我闺蜜把他卖了这种事情呢(摊手

今天无意又把以前的歌翻出来听,“去年有一天的晚上北京突然下雨了,雨声特别大,那天我没关窗户,窗外潮湿的感觉扑面而来,那种感觉就像是在武汉一样,让我想起那么多年在南方的日子。“于是他写了这首歌《南方》。

我能想象这种感觉,成都是一个下雨的城市,武汉是一个下暴雨的城市,住在南湖边,总是惹的一身的潮湿,不似成都的阴雨绵绵,武汉的那种浓墨重彩的潮湿感总是累累地压在你身上,喘不过气。

平安夜圣诞节人很多,说着去感受一下节日气氛,最后反而觉得无聊地很,约也不约了,小倩说我老了,确实也是这样的。雨嘀嘀嗒嗒下着过了这两天,连带着贴满圣诞快乐的玻璃橱窗都暗沉了起来,和小倩聊到很晚,絮絮叨叨说了很多,说起稀饭退学一事对我影响很大,让我清晰地认识到自己其实就是一个“根本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的人”,和挂过的签名“知道自己想要什么”遥遥相对,改过的多几个字,诉说着完全不一样的心情,

只能说尽量让自己过得不够后悔罢了。

也聊三观,其实大多都是三观的问题,反正也解释不通,便也不想说,觉得自己就是个刺猬,竖起很多的刺,把自己的柔软藏起来,懒懒散散,又还想争取一些东西,看着骄傲,其实却是懦弱。

说我性格乖张也好,说我随心所欲也好,说我骄傲放纵也好,其实我心底一直都还是在我妈面前那个唯唯诺诺的小孩子,骨子的自卑大概也是因为这个。初中的时候就被打上了“多愁善感,无病呻吟”的烙印,带着这个标签一直晃荡到现在,还是一抬眸就能看见当初那双并不清澈的眼睛。

不过幸好也是一个健忘的人。

“有没有人在乎我枯萎,我又如何装作无所谓。”